2019年10月20日    星期日 通知:关于2019年公开招聘体检工作通知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学院信息
学院新闻
公告信息
教育新闻
迎评促建
合作交流
校内资源
理论学习
服务业动态
 
教育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教育新闻

姜大源:刍议如何做好职业教育这篇大文章

    职业教育是经济发展的助推器、社会公平的润滑剂,也是个性发展的动力源。职业教育与国计民生息息相关,做好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这篇大文章并不容易。2014年6月国务院召开了21世纪的第三次“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回顾一年来职业教育的发展,审视职业教育的现状,展望职业教育的前景,可以说,谋篇已有大视野,布局还需大考量,点睛亟待大手笔。职业教育的改革与发展,依然任重而道远。
    一、命题之要:谋篇已见大视野
    国家重视,是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命题之要。在2014年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召开前,习近平总书记对职业教育做出了重要批示,强调要树立“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时代风尚。这表明国家最高领导层对职业教育的高度重视。习总书记2015年6月17日在贵州考察期间指出,职业教育是我国教育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培养高素质技能型人才的基础工程,要上下共同努力进一步办好职业教育。他对学生说,各行各业需要大批科技人才,也需要大批技能型人才,同学们要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信心,希望同学们立志追求人无我有、人有我优、技高一筹的境界,学到真本领,用勤劳和智慧创造美好人生。
    2015年5月10日,国家启动了首届“职业教育活动周”,李克强总理做出重要批示: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是发挥我国巨大人力优势,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战略之举。“职业教育活动周”的设立,目的是要在全社会弘扬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时代风尚,形成“崇尚一技之长、不唯学历凭能力”的良好氛围。要坚持以提高质量、促进就业、服务发展为导向,注重改革创新,深化产教融合,推动职业教育发展实现新跨越,进一步培养高素质的劳动大军,进一步提高中国制造和服务的水平,进一步增强产业国际竞争力,促进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和民生的不断改善。
    2015年3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启动的第一项执法检查就是对职业教育法的执法检查。张德江委员长指出,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客观需要,是把我国巨大的人口数量优势转化为人力资源优势、建设人才强国的重要途径,是保障改善民生、保证充分就业、实现脱贫致富的根本举措。他强调,要“牢固树立人人能成才、行行出状元的观念,增强自信,勤奋学习,服务社会,实现人生价值” 。他指出,要调动行业企业参与和支持职业教育发展的积极性,鼓励企业依法办职业院校或实训基地,促进产教深度融合、校企共同育人;要树立正确的就业观、价值观,为职业学校的学生提供更好的就业服务、创造更好的就业环境,在全社会形成崇尚劳动、崇尚技能、崇尚贡献的良好氛围。
    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2014年6月3日全国政协召开的“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加快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专题协商会上指出:职业教育问题关系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和长远竞争力提升,关系亿万劳动力就业,既是教育问题,更是重大民生问题和经济问题。发展职业教育非常重要,要切实转变观念,加强政策引导,加大投人力度,健全体制机制,端正办学方向,有针对性地研究解决具体问题,把办学质量提上去,大力培养具有特殊技能的应用技术人才,为学生服务、为企业服务,为建设人力资源强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提供有力支撑。
    中共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2015年5月14日在山东临沂考察调研期间,勉励学生要好好学、用心学,并引用“积财千万不如薄技在身”的古训,指出只要真正掌握一门手艺,就能把一辈子的饭碗端起来。就业是最大的民生,只有扩大就业才能扩大内需。就业需要一定的技能,必须大力加强职业技能培训,开展再就业前的技术培训。在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还要特别注重加强对农民的职业技能培训,提高农民的就业能力。
    2015年5月1日,习总书记率中共中央政治局六位常委出席庆祝五一劳动节大会,重申“无论时代条件如何变化,我们始终都要崇尚劳动、尊重劳动者,始终重视发挥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主力军作用”“在当代中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始终是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维护社会安定团结的根本力量”。
    综上所述,“全国职业教育大会”召开一周年以来,国家再次向全国发出了明显的信息:
    其一,职业教育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关键词是:教育、民生、经济。其二,劳动和劳动者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关键词是:光荣、主力军、根本力量。其三,技能和技能人才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关键词是:一技之长、人无我有、技高一筹、人有我优。凸显基于大视野的远见卓识,国家重视是做好职业教育这篇大文章谋篇的开题之要。
    二、破题之思:布局需要大考量
    观念更新,是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破题之思。在国家重视职业教育发展与改革的同时,职业教育自身也面临新的挑战: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如何进一步深刻认识“职业教育是我国教育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培养高素质技能型人才的基础工程” 如何提高职业教育的质量,“进一步培养形成高素质的劳动大军,进一步提高中国制造和服务的水平,进一步增强产业国际竞争力”,以“促进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和民生的不断改善”?谋篇的高远,还需职业教育的管理者、研究者以及职业院校“跳出教育看教育”,审视职业教育发展和改革这篇大文章的布局,为此,需要更深人考量的是:
    1.是升级还是升格。这是一个涉及教育的话语体系的问题。在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进程中,如何进一步提高职业教育的吸引力?一种回答是:建立一个与普通教育一样的体系,强调“升格”。这是一种基于教育的话语思考。当前,中国正面临“工业4.0”或者说“中国制造2025”所带来的极好机遇。中国经济要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倒逼经济升级,也倒逼职业教育升级。经济的升级正是职业教育的发展动力。鉴于此,另一种回答是:不再建立一个基于“教育思考”的、只关注学历“升格”的职业教育体系,而应建立一个基于产业、行业、企业、职业升级的,具有更广阔前景的“升级”的职业教育体系。升级版的中国经济,呼唤升级版的中国职业教育。这个升级应该是质量的升级、内涵的升级、观念的升级,即如何在专业、课程、教学以及教师等领域,通过工学结合进一步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如何在产教融合的思想指导下,逐步形成长效的校企合作的办学机制;如何评价职业教育质量并制定评价标准;如何使学生既是合格劳动者,又是职业教育的拔尖人才,从而成为不可替代的大国工匠,这些都是职业教育升级的内涵。因此,职业教育这篇大文章的布局之一,是要思考在职业教育升级的过程中,逐步使政府和社会在职业院校的领导、投人、编制、教师待遇以及学生证书等方面与普通院校同等对待,这将昭示:升级涵盖了升格但超越了升格。
    2.是层次还是类型。这是一个涉及教育的价值体系的问题。如果说,从将人的社会分工视为层次的角度来谈教育层次是不平等的,那么,从将人的社会分工视为类型的角度来谈教育层次,应该更为平等、准确。如果把人的社会分工看成层次,将技术工人、技师、技术员、助理工程师、高级工程师、教授级工程师、科学家视为由低到高的层次加以区别,那么培养技术工人的教育是低层次的教育,培养科学家的教育是高层次的教育,这种现点显然有违社会公平和教育公平。这是一个事关重大价值取向的问题。倘若我们将人的社会分工的层次观转变为人的社会分工的类型观,那么,对应不同类型劳动者的教育,其区别只是工作类型的不同而绝非工作层次的高低。由此我们认识到,培养不同类型的职业劳动者需要不同类型的教育,也各自具有独特的社会价值,这就更具公平性。社会公平以及教育公平的价值诉求,提醒我们不应将教育分为不同的层次,而应强调教育类型的差异。也就是说,任何一种教育类型都有各自的层次,即所谓“类型中有层次”。社会既需要大国科学家,也需要大国工匠,他们具有同等的价值。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里的“行”就是类型,“状元”就是层次。因此,职业教育这篇大文章的布局之二,就应明晰每一种类型的劳动者都有自己的层次,与之相应的每一种类型的教育也都有自己的层次。在弘扬国学和传统文化的今天,在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过程中,这一观点更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李白说,“天生我材必有用”,这里的“材”,就是劳动者的类型;龚自珍说,“不拘一格降人才”,这里的“才”就是劳动者层次。职业教育不是低层次的教育,这是应有的教育价值观。
    3.是封闭还是开放。这是一个涉及教育的时空体系的问题。如果说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仍然是一个基于职前的“直通车”式封闭体系,那么从教育的时空语境看,只有建成职前与职后融通且基于终身教育的“立交桥”式开放体系,才能显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现代性”特征。由于普通教育的每一层级只是上一层级的预备教育,不能获得一个完整的职业资格,所以普通教育的“低层级”很难为劳动市场输送其需要的人才,以至于不得不以升学为导向。职业教育的每一层级都构成一个完整的职业资格,可随时根据劳动市场的需要,输送具有相应职业资格的人才,因此,职业教育应该以就业为导向。伴随“工业4.0”以及“中国制造2025”的进程,社会需要一些更高层级职业资格的劳动者。基于此,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应该为每个蓝领打通一个上升的通道,但这并不意味着让所有的蓝领都变成白领,而是让所有的蓝领具有与白领同等的社会地位和社会价值,这才是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应有之义。如果我们建立的是第二个以升学为导向的封闭体系,进而将初始就业年龄提高到24岁之后,那么中国制造将无人制造?!根据职业生涯发展理论和职业发展的实践,世界上多数职业的初始就业年龄都在15~24岁,据此世界劳工组织将最低就业年龄定在16岁,我国也将最低就业年龄定在16岁,这是由劳动力结构和劳动市场的需要决定的。因此,职业教育既要随时根据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向劳动市场输送合格的职业人才,也要随时根据个性发展的需要,使劳动者重新回到职业院校中继续深造。“随时出去、随时进来”意味着要建立一个比普通高校更加灵活的“学习——就业创业——再学习——再就业创业——再学习”的办学机制。所以,职业教育这篇大文章的布局之三,是应明确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是建立在终身教育基础上的“立交桥”式体系,不仅包括基于职业教育机构(包括院校和教育性企业)的正规教育,还包括基于职业培训的非正规教育,以及在线学习、远程学习等非正式教育。简言之,基于终身学习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要比纯粹的、封闭式教育体系更符合国家和个人的需要。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一定是一个开放的体系,这才是职业教育可持续发展的应对之策。强调基于大考量的熟思审处,观念更新是做好职业教育这篇大文章布局的破题之思。


    来源:智能云课程


返回
辽宁省教育厅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
中国高职高专教育网

版权所有(C)2009 辽宁现代服务职业技术学院  建议分辨率1024*1048 
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蒲河新城通顺街81号 邮编:110164 
技术支持:辽宁现代服务职业技术学院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辽ICP备14014003   辽公网安备 21011302000081号